《凡卡》续写600字

  《凡卡》续写600字

  【第1篇】

  凡卡怀着美梦睡着时,他却不知道一个血淋淋的现实等着他,在凡卡睡觉后不到一个小时,老板回来了正准备给远方的朋友写信,忽然发现生锈的笔尖上沾满了墨水,他意识到有人偷用了钢笔,于是他开始揪着小凡卡的头发拖到院子里又是一顿暴打,后来老板娘回来了,他们立即来了一个“男女混合双打”可怜的小凡卡被打得浑身是伤,只能躺在地上。

  可小凡卡想要逃离这个牢笼的愿望从来没有停止过,他想自己可以跑回家,可是小凡卡没有鞋又怕冷,于是小凡卡突然想出一条妙计,于是他等老板和老板娘伙计出去做礼拜时去鞋柜拿了一双鞋,又去衣柜拿出几件衣服就向爷爷家跑去,可是小凡卡才跑到半路就迷了路,这时一个巡警过来了,他问凡卡怎么了,小凡卡说他迷路了,巡警看到他的鞋上印有鞋铺两个字,于是巡警将他送到鞋铺,这是老板刚好回来,他马上明白了一切,于是他将小凡卡打得半死。

  小凡卡明白“不成功则挨打”如果逃跑再失败的话老板一定会把我打死的,于是小凡卡是白天想晚上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妙计,原来爷爷住的地方是一个特产区,于是在卡车驶向爷爷村子的时候,他偷偷上了车,于是他在车上一路晃动终于到了爷爷的村子,下了车他飞奔回家,故意把爷爷的眼睛捂住问爷爷:猜猜我是谁?爷爷激动的说:“是凡卡吗?我可想死你了,我的乖孙子。”

  最后小凡卡成了村子的名人,他得到日发略维夫老爷的赏识,被调选做了管家,几年后凡卡有了一些钱,最后在十月革命中凡卡把钱捐给了解放队伍,最后成了大英雄。

  【第2篇】

  ……梦,醒了,留给凡卡的,还是那空空的房间,以及一脸“微笑”地倚在门边的,老板娘……

  几天时间匆匆便过,凡卡常站在门那儿向外张望,希望看到那个瘦削而熟悉的身影,可,他却迟迟未能出现,目光所及,一片雪海。“怎么回事?信不是扔进邮筒了吗?”一个寂静的夜,凡卡翻来覆去,迟迟不睡。“不如,去问问邮差吧。”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在凡卡心头。凡卡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便立刻甩甩头,似乎要甩掉这个念头。可这粒“种子”一经种下,就再难根除。在巨大的心理斗争后,凡卡还是蹑手蹑脚地出了门,在风雪中行走着。从邮差口中,他得知,写信要写寄信与收信地址,还要贴邮票!但这些恰恰是他没有的……邮差说完扬长而去,留下凡卡孤零零地在夜色中呆呆地站着……

  之后,凡卡连续几天无精打采,再写?有这样的机会吗?除非再等一年。“唉——”凡卡叹了一声,躺了下来。“这可怎么办?坐着等死吗?”“爷爷,可能等您来时,已经见不到我了,我迟早会死啊!”凡卡在心里悲叹。“对了,不如……”一种念头冒了出来,“我去邮局碰碰运气吧。”一抹笑容从凡卡的嘴角涌现。

  邮局大门前,凡卡带着偷来的一根已经生锈的铁丝,和一个几乎报废的手电筒,他的衣服正好是纯白色的,再加上异常宽大,谁都极难看出,至于脚印,他也早已清除,学徒期间,如何做鞋没学到,他倒是在这个大城市学到了不少“东西”,是的,他要偷信,把信偷出来!“反正留下来也是死,不如去试一试。”凡卡自己安慰自己,此时,他的心跳声比他的脚步声还要大上许多——他担心他的心跳声会触发警报。“呼——”抚了抚胸口,平复下心中怪异的情绪,凡卡缓缓蹲了下来,将铁丝插了进去。没过多久,一声不大的“咔!”声响起,凡卡迅速钻了进去,随即将门关上。“冷静,冷静。”凡卡打开手电筒,那不亮的光颤抖着照在墙上。当初,那个邮差带他在晚上来过这里,殊不知,这为现在的凡卡提供了多大的方便。按照记忆中的路线,凡卡找到了扔“死信”的地方,用颤抖的手补上了该补的东西,便投进了一旁的装信的袋子里。凡卡喜形于色,但此地不宜久留,关好门后,凡卡消失在寂静的夜色中。

  七日过去,凡卡却仍旧未看见爷爷的身影。又焦急起来。那天,他又被老板毒打了一顿,原因是他在过道上睡觉时,不小心滚到了楼梯下,害老板踩到他,差点摔倒。在被打的时候,他一边哭,一边决定,如果今天见不到爷爷,明天凌晨,就逃跑!远离这个生不如死的人间地狱!

  今天凡卡还未见到他亲爱的爷爷,他准备,利用一下邮差……

  凡卡从邮差口中得知,有一封信在明天凌晨要运往他的故乡,所以,他要想一个办法。晚上,凡卡躺在冰冷的过道上,漆黑的眼瞳在沉寂许久之后,陡然一亮!

  第二天,鸡还未报晓,可天已经有了那么一些些亮光,凡卡心里明白,这时邮差要工作了,但邮差八成是要喝上几壶酒,小睡一会儿……凡卡尽自己所能,找到了一点儿可以用的东西,推开了门。“一定要成功,不然,我就真得死了!”凡卡在心里祈祷。借着朦胧的光亮,以多次踩空为代价,找到了邮筒,可他并未看见邮差。“难道他今天没来?”凡卡心中有一个大大的问号。但他不肯放弃,缩在大衣里,等待着。过不了多久,他的双脚因为没穿鞋子,几乎要冻僵了,正在他昏昏欲睡之时,邮差终于来了,脸红得像个苹果,明显喝多了。凡卡跳起来,表情凝重地看着邮差。他希望的终于发生了,邮差倒完信后,倒头便睡。一股狂喜在凡卡心头涌现,他冲到信袋边,用偷来的袋子先套住信袋,快速钻进去,将袋子与信袋的口沿粘在一起,因为那个袋子与信袋一模一样,又比它大很多,正好可以容下瘦小的凡卡,并十分坚韧。“爷爷,我们终于要见面了!”凡卡在心里想着,沉重的信袋压得瘦小的他十分舒服……

  一次振动唤醒了凡卡,“糟了,到哪儿了?”凡卡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袋子戳了一个洞,向外张望。又是一个晚上,凡卡借着清幽的月光,看见了那个有着红亮窗户的乡村教堂,似乎也隐隐约约看见那个老爷家的房子,这里,赫然是他的故乡!“太好了!”凡卡再也不顾什么了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撕开袋子,从里面跳了出来。所幸,上帝眷顾于他,邮差还在睡觉。

  这时,凡卡有一种心底里的兴奋:他回到天堂了!……

  摔了好几次,凡卡身上几乎完全青了,头发也乱得不成样子,可他没注意这些,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回家!

  但是,当他回到老爷家门口时,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。可他倒是在房子旁边发现了:

  “康司坦丁·玛卡里奇,65岁,死于瘟疫。”……

  凡卡如遭雷击,两行清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似乎对着爷爷的墓碑,也对着这黑暗的夜,凡卡无力地,跪了下来……

  

  点评:小作者能展开合理的想象,“等信、偷信、逃跑”等情节离奇曲折,小凡卡的命运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,尤其采用了欧.亨利式的结尾,其作文功底可见一斑。

  【第3篇】

  过了一个钟头,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。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,炕上坐着他的爷爷,耷拉着两条腿,正在念他的信……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,摇着尾巴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凡卡就起来了,可以说他是鞋店起得最早的一个。他飞快地穿好衣服,跑到店门口,朝自己村子那个方向的街口看去,他很希望从那里看到他爷爷康司坦丁·玛卡里奇,那个有趣的老头儿的身影出现在街头。凡卡呆呆地望了一会,有些失望,但他马上也有了信心,他想:“或许信还没寄到吧,说不定中午的时候,爷爷就来了呢!”一想到这儿,凡卡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这时,老板那粗鲁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:“哼!小子,我以为你起这么早会是来打扫的,看来我是高估你了。去,给我把店铺打扫干净!”老板从楼上慢悠悠地走下来,冲着凡卡大吼大叫。凡卡吐了吐舌头,拿起鸡毛掸子轻轻拂去那摆满了楦头的架子。可满脑子仍是爷爷什么时候来接他回去的事。

  天已亮了大半后,老板扔给心卡一小片面包,看上去似乎是透明的。凡卡接过早餐,在墙角坐下,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。凡卡正准备休息一会儿,老板娘却又打发他去集市买肉,买菜和老板爱喝的茶叶。如果换在平时,这无疑是凡卡最喜欢的事,因为这个时间段里他可以自由了,不用受老板的辱骂和店伙计的戏弄了,他可以在外面转上一大圈,走到玩累了再回来。这对凡卡来说,可是他学徒生活中最快乐的一件事了。可今天他可是要等他爷爷来接他回去的。这个时候他如果去买东西,很可能会错过机会的,但不去又少不了一顿毒打。老板娘见他半天一动不动,以为他没听见,狠狠地踢了他一脚。踢得凡卡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,才爬起来,揉了揉屁股。在老板娘的“神威”之下,凡卡只好选择了屈服。

  凡卡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兴高采烈,只是匆匆买了老板娘要的东西就往回跑。回来时,凡卡正好路经昨日投信的地方,见那个昨晚睡得醉醺醺的邮差,还在查信,顿时大感失望。正要走时,只听那个邮差说道:“咦!怎么有一封没有贴邮票地址也不全的信?”凡卡回头一看,那邮差手里拿的不正是自己的那封信吗?连忙过去对邮差说道:“对不起,大叔。这是我的信,我会去把地址填好的。你能告诉我邮票去哪里买吗?”邮差把信给凡卡,笑了笑道:“邮票我这里有,一个戈比一张。”凡卡连忙从钱袋里拿出一戈比给了邮差,拿到了一枚邮票,将信和邮票收好,向鞋店跑去。

  回到鞋店,凡卡一口气喝干了一小碗稀粥,乘大家吃中午饭这一会的时间,拿出了笔,蘸了蘸墨水,想了一会儿,在信封上又加上“日发略维夫老爷家”几个字,又把那枚宝贵的邮票贴了上去,飞快地跑到邮差那里,把信递给了他,直到邮差同意了之后,才回到鞋。可一进鞋店,老板便揪着他的头发质问他到哪儿去了,凡卡只好说回来的路上掉了东西,去拾东西去了。但尽管这样,老板还是踢了他一脚。

  凡卡又跑到墙角坐下,希望爷爷能早点收到信,把他接回去。

  【第4篇】

  过了一个钟头,凡卡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着了。他在梦里看见了一铺暖炕,炕上坐着他亲爱的爷爷,正在念着凡卡写给他的信,泥鳅在他的炕边走来走去,快活地摇着尾巴……

  “咚咚咚!咚咚咚……”老板用力地拍着门,可凡卡还在甜美的梦里享受着。老板见拍了半天门,也没人开,便粗暴地跺开门,“呼……“老板卷着冬日里刺骨的寒风冲了进来。

  他四处寻找着凡卡,准备把他狠狠地教训一顿。这时,他耳边传来小宝宝的哭声,他心里更烦了:“这个不知好歹的凡卡,小东西,你,如果让我找到你…….”老板还没说完,就看见蜷缩在角落里睡觉的凡卡,他愤怒地走上前去,一下揪住凡卡的耳朵,使劲地扇了凡卡两个耳光。熟睡中的凡卡突然惊醒,他看见的,只有老板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。

  “好你个小兔崽子,老子在外面冻得要死,你却在这儿舒服地睡大觉。”老板一边打一边骂,这时,他发现了桌子上的钢笔和墨水,他立马奔了过去,不由分说,拿起鞭子朝凡卡轮了起来,看着凡卡咬着嘴唇痛苦的样子,他更生气了,对凡卡吼道:“你是不是用了我的笔和墨水?”

  “老板,对不起,我用了你的笔和墨水,请你原谅!”

  老板一听说,对着凡卡又是一这毒打,满屋的惨叫声和打骂声使人毛骨悚然…..

  从那以后,老板那对凡卡更加凶暴了,只要做错一件事,饭卡就要遭到一阵劈头盖脸的毒打,每天紧张的生活使凡卡连呼吸的机会都快没有了….

  他盼望着,盼望着爷爷来接他,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凡卡接到的是虐待和折磨。一天傍晚,天上飘着雪花,发卡因为没有做好老板交给他的工作,被老板活生生地用鞭子打死了…..

  大雪,无声地下着,凛冽的寒风依旧疯狂地嘶吼着,使人感到无比的凄凉……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600字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《凡卡》续写600字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